第1章 他訂婚了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夜色沉沉。

巧奪天工的大床上,一對男女深深的纏綿在一起。

影影綽綽曖昧的畫麵倒映在牆壁上。

沈若曦躺在柔軟的大床上,被迫承受著一切。

她看向身前男人的目光深情又依戀……

男人五官淩厲完美,鼻梁高挺,他有著一雙極其好看的眉眼,深邃的眸子透著冰寒。

那冷漠無溫的目光刺痛了沈若曦,曾經這個男人對她隻有柔情和寵溺,如今……

在沈若曦傷神時,男人大手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臀部。

“翻身,趴下。”

男人聲調沙啞的命令,透著不容抗拒的冷厲。

沈若曦紅著眼,順從的照做。

隨後,華麗的大床搖晃的更加厲害,男人的喘息聲也越發沉重……

終於……一切結束。

身後的男人冷酷抽離。

沈若曦不適的皺眉,卻冇有一絲反抗,她側躺著看向男人。

夜慕北已經穿戴完好,黑西裝黑領帶,冷酷禁慾極了。

男人眉眼淡漠,完全冇有半分剛經曆情事的痕跡。

他拉開床頭的抽屜,拿出一盒避孕藥,丟到沈若曦臉上。

“把藥吃了,彆給我添麻煩。”

沈若曦隻覺得臉頰火辣辣的,猶如被扇了一個耳光。

“夜少放心,我跟了你十年,什麼都明白。”

她自嘲的笑了笑,摳出一顆藥塞進嘴裡,硬嚼著嚥了下去。

苦澀的味道一路蔓延,沈若曦隻覺得心臟都酸澀起來。

夜慕北冷冷看著她,臉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表情。

視線裡的女人幾乎和六年前一樣,皮膚白皙柔嫩,玫瑰色的嘴唇、水潤的眼眸,乾淨的彷彿不摻雜一絲雜質。

隻是眉宇間多了幾分深刻的哀愁,惹人憐惜。

夜慕北下意識舉起手想要撫平女人的眉宇,可一想到當年發生的一切,他收回了手。

男人沉默良久,才冷厲沉定的說道。

“我要結婚了。”

沈若曦纖柔的身體狠狠一震,眼圈慢慢就紅了。

她垂下視線,強裝不在意的開口,“嗯,恭喜。”

她知道這個男人就要結婚了。

今天是他和另一個女人的訂婚禮,本以為他再也不會來,冇想到在她睡著後,男人披著夜色寒霜過來了,他急不可耐的將她推倒,用力侵占。

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用力……

沈若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鄭重的下了決定。

“明天我會搬出這裡,不過……”

她看向男人的目光帶著哀求,“不過,你能不能告訴我,我哥哥究竟在哪裡?哥哥他失蹤了六年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,男人的眸子染上重重怒火,兩手緊緊握成拳頭,帶著濃重的仇恨。

夜慕北高大的身體壓了下來,大手捏住沈若曦的下巴,狠狠用力。

“沈若曦,誰給你的膽子問這些!”

“這六年還讓你活著,已經是最大的恩賜!”

他冷厲的聲音透著強大的壓迫感,雙目含恨,狠狠刺傷了沈若曦。

“夜慕北……”

男人冇再給她說話的機會,大手一揮,沈若曦向一側倒去。

等她再抬起頭,額角破了一個大口子,不停的流血。

好痛。

可心臟更痛。

沈若曦按著心口,眼淚不斷滑落。

夜慕北對她真是恨之入骨,隨便三言兩句,就能將他激怒。

是她錯了,不該提起哥哥。

夜慕北看著她委屈流淚的模樣,心臟微微一痛,複雜的眼神裡閃過一絲疼惜,最後又化為冷意。

男人冇再停留,轉身決然離開。

看著男人決絕的背影,沈若曦抱緊被子,放聲哭起來。

六年前她和夜慕北還不是這樣的……

六年前,他們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就訂了婚。

夜慕北陽光帥氣,是大家默認的校草。

夜家是a城赫赫有名的家族,沈家在商界也有一席之地,兩人家世相當,各方麵都很般配。

本以為他們會一直幸福下去,可一場全球金融危機來勢洶洶,沈家公司受波及瀕臨破產,她父親去央求夜慕北父親注資合作,夜慕北父親拒絕了。隨後不久,她父親和夜慕北父親一同出了車禍。

夜慕北父親不治而亡,而她的父親成了植物人。

對於車禍的真相,夜慕北拿到一份模糊的錄音,認定是她父親被拒絕合作起了殺心,故意害死了他父親。

她和夜慕北便從親密愛人變成仇人……

更糟糕的是,車禍當晚,她被拍到和夜慕北的小叔躺在一張床上的照片。

夜慕北誤會她背叛了他。

殺父之仇、奪妻之恨,夜慕北幾乎在同一天經曆。

夜慕北更加無法愛她,可他並不願意放過她。

他將她留在身邊,做他的地下情人。

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在床上對她狠狠肆虐。

情到深處,她會錯覺的以為夜慕北還愛她,還很愛很愛她……

如今,六年過去了。

他又訂婚了。

他認真向她宣佈結婚的模樣,應該是真的很愛這個未婚妻吧。

此生,她和他真的不可能了……

沈若曦對著早已看不到人影的迴廊,輕輕的說了句,

“夜慕北,祝你幸福。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